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看大书 >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> 第228章 夜晚谈话(二更求月票)
www.50zw.com

  姬紫被凤幽月怼的脸色发青,她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,狠狠跺了跺脚,冷着脸迈上台阶。

  忽然,一颗石子疾速飞过,精准的打在姬紫的膝盖上。

  姬紫惨叫一声,右腿一软,身子向前一扑,摔在台阶上来了个狗啃泥。

  凤幽月听到声音回头一看,正好看见了姬紫扑在台阶上的狼狈模样。

  她茫然的眨了眨眼,不明白这女人又是唱的哪出戏。

  这时,仙月谷老奴佝偻着脊背从她身边走过,兜帽挡住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勾了勾。

  姬紫摔在台阶上,浑身被台阶硌的生疼。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被石子打中的膝盖酸麻无力,爬了半天也没爬起来。

  带着圣殿众人,与几个城主一同前来的圣枭正好看到这一幕,脸瞬间黑成了锅底。

  ……

  凤幽月将刚才的闹剧抛到脑后,她走进宴会厅,在执事的带领下,坐在了自己的席位上。

  梦云城排在第九十一,席位自然是被放在最后面的。

  凤幽月也不在意,既来之则安之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。

  不过,她并没有清闲多久,元明镜就亲自来把她和元煜拎了过去,介绍给其他城主。

  元家是天榜第九,地位尊崇。元明镜看重的人,大家自然要热情相待。

  各位城主看着元明镜对待凤幽月的态度,完全是把她当成和元煜一样的亲小辈,甚至对她比对元煜更多了几分看重。

  在座的都是人精,自然都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凤幽月。

  凤幽月知道元明镜是在给自己铺路,她心中感动,自然不会让元明镜失望。

  一番交谈下来,诸位城主的态度渐渐发生了变化。

  原本他们只是冲着元明镜的面子,才对凤幽月热情几分。不过经过接触之后,皆被凤幽月的人格魅力以及言谈气度所折服。

  这哪里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啊?不论是言谈举止,还是学识经验,凤幽月都跟老油条一样,让人无法轻视。

  更重要的是,她在军事谋略上见解十分独到,更是提出了许多大家以前从没想到过的意见。

  这样一来,大家更不敢拿她当小辈对待,已然将她当成了一个真正的城主。

  凤幽月上辈子是兵王,别的不敢说,用兵布阵、打仗杀敌这一块她就没怕过谁。

  在座的都是城主,都要练兵打仗,她太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得到这些人的认可。

  于是,宴会厅中,一群成百上千岁的老头子老妇人围着一个水灵灵的小丫头,畅所欲言,交谈甚欢。

  这样的情形,可惹得许多世家小姐们红了眼。

  世家小姐受人尊重,是因为她们的出身。这些城主对她们再热情,也是把她们当成小辈,当成家族的附属品。

  可凤幽月不一样,她手中的一切都是自己真刀真枪打下来的。她的谋略和远见,让成主们把她当成平辈来佩服。

  所以说,别人给的,永远都比不上自己创造的。

  靠谁都没用,只有靠自己,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。

  ……

  交谈的时间过了很快,宴会马上就要开始,夏天河带着三个儿子,和一众苍泽长老走了出来。

  大家纷纷起身问好。

  “诸位请坐,”夏天河心情十分愉悦,脸上的笑意都比平日浓了几分。他招招手让大家坐下,自己坐在了首位上。

  在他的身边,就那位九重天苍泽老祖宗的小徒弟,夏殇。

  夏殇一身玄色锦袍,清俊的面容冷淡又禁欲,再配上高大的身材,气场十足。

  他冷着一张脸,坐在夏天河身旁。冰冷的气息让那些想要上前攀谈的人望而却步。

  夏天河说了几句话,宴会开始了。

  凤幽月的位置离主位太远,大家都忙着去捧九重天来的夏殇,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  她也乐得清闲,小酒喝着,和云陌与元煜说笑聊天。

  酒过三巡,宴会的气氛越来越热闹。

  凤幽月坐的时间太长,有些憋闷。她摸了摸发烫的脸,站起身。

  “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云陌立刻道。

  凤幽月笑着摇摇头,“不用,就在门口,一会儿就回来。你留下陪元煜吧,他一只单身狗怪可怜的。”

  元煜:……躺着也中枪。

  凤幽月收服了云陌,独自一人离开大殿。

  此时,浓墨已经染黑了天空,落下一层层静谧的夜色。

  八月份的盛夏,花团锦簇,在夜色下带着别样的绚丽。

  凤幽月走到长廊上,她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胸中的憋闷舒畅了许多。

  一轮弯月倒映在池水中,蛙声阵阵,夜风吹来草木的清香。

  这时,身后响起脚步声。

  凤幽月身形微动,缓缓转过头。

  “怎么是您?”她看着仙月谷的那位老奴,有些惊讶。

  老奴没有说话,他身形佝偻,缓步走到长廊的长椅上坐下,被兜帽遮挡的视线看向湖面。

  凤幽月看了他一会儿,开口问道,“老人家也出来透气的?”

  老奴沉默一下,点点头,低低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  凤幽月见他似乎不喜欢说话,便不再多言,扭回头静静的盯着湖面出神。

  “姬紫……不好对付。”片刻后,老奴忽然开口,声音闷闷的。

  凤幽月惊讶的看向他,“您说什么?”

  “姬紫……”老奴的声音从腹腔中传出,“你要小心。”

  凤幽月这时才发现,老奴说话时,下巴竟然一动不动。

  他用的是腹语。

  难道声带有什么问题?

  凤幽月压下心中的好奇,她脚步一错,也坐在了长椅上,与老奴之间相隔一米多远。

  “您是在提醒我要小心姬紫?”她问。

  老奴顿了一下,点点头。

  凤幽月心中忽然升起怪异感,她看着老奴,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

  “多谢您提醒,我会小心她。”她笑着说。

  老奴隐在兜帽中的嘴角往下压了压,视线似乎落在了凤幽月身上。

  凤幽月感觉,他似乎在看着自己,而且是很专注的那种。

  老奴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,然后缓缓站起身来。

  凤幽月一见,连忙起身,扶住他的胳膊。

  老奴的身体顿了一下,拢在袖子里的手轻轻颤抖,然后,以平生最慢的速度,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凤父今天的日记——故意摔倒,女儿扶我了,开心!~姬紫欺负女儿,盘她!~跟女儿一起赏夜景,开心!~

  多谢宝宝们关心,最近身体不太舒服,昨天可能是低血糖导致的。今天两更,让公子再缓一天,明天恢复正常更新。

  另:大家一定要注意休息,多锻炼,不要像公子一样,两眼发直的从浴室里爬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