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看大书 > 都市少帅 > 第1220章 进攻号角
www.50zw.com

  杀气弥漫,雪花卷起。

  两人眼中露出恐惧色,几乎同时跪了下去,颤抖着身躯回道:“我不回去,我们情愿为少帅效命战场,至死不渝。”

  暗锋笑笑,语气忽然变冷:“少帅用不着你们这样的人,你们的命太珍贵了!”

  他忽然出手,出手时脸上还带着微笑。

  刀光闪过,鲜血溅射。

  两人的头颅已滚了下来,眼里还保持着畏惧。

  暗锋凝聚地上的脑袋,语气忽地恢复平静道:“好好地保存他们的头颅,小心莫要被雪淋着。”

  没有人敢说话,甚至没有人敢呼吸。

  就连亲信鼻尖上也沁出了冷汗,掌心更是潮湿无比!暗锋扫过他畏惧的脸庞,随即向剩余的八十八人道:“少帅说过,这恐怕是他有史以来的最大危机,几近关系他的生死存亡,所以我将要带去的人,除了不惧生死,都绝对要服从命令,我一个人的命令,明白么?”

  八十八人都露出敬畏之色,垂首应道:“明白。”

  寒风清冷,雪花清冷,但相比暗锋的凌厉眼神,都无异于小巫见大巫,只是暗峰已经收回了滔天的杀气,扭头望着雨雪交加的天空,眼神有着无言的冷漠和尊敬:少帅,暗锋随时愿意战死,希望上天佑你!临近八点,风雪袭人。

  竹联帮云南总堂,林奋勇正和几名亲信在吃火锅,虽然昨晚之战让他们狼狈不堪,但并没有让他们颓废和绝望,在林奋勇的鼓动下,竹联帮数千帮众都在养精蓄锐,准备后天开赴西双版纳袭击唐门,大雪昨晚之仇。

  时间总是容易流逝血的教训,哪怕才半天时间。

  忙碌十几个小时打扫战场,歇息下来吃顿羊肉火锅,让林奋勇他们感觉到无比的惬意,大扫所有压抑心头的晦气和不快,觥筹交错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林奋勇还让被自己霸占的女人出来倒酒,作为自己泄恨目标。

  女人名叫袁欢,昔日唐门云南堂主的娇妻。

  她绝非是二奶小妾,而是正儿八经的云南唐门嫂子,琴棋书画都有不凡造诣,所以被昔日的唐门云南堂主看中,几经以礼相待的追求,她才下定决心嫁给昔日丈夫。

  结婚摆酒当天,连唐荣都亲自飞往云南喝喜酒。

  后来云南被竹联帮雷霆袭击,唐门大小头目几近战死,云南堂主更是战至刀断人亡,最后被林奋勇用石灰撒眼袭击而死,接管唐门云南总堂宝莲大厦时,林奋勇见到泪流满面的袁欢,垂涎其姿色而留她性命。

  他当时威迫利诱袁欢,告诉她有两个结局:要么被数十竹联帮众轮.奸,然后扔去夜总会天天接客;要么就高高兴兴的服侍自己,天天吃香的喝辣的;当时袁欢稍微犹豫,捕捉到神色的林奋勇就当场扑上去,蛮横的霸占了她,而她丈夫尸体就在两米之外。

  此时,半醉半醒的林奋勇,盯着袁欢丰满的胸部,喷着酒气吼道:“过来,给老子和兄弟们倒酒!”

  袁欢捧着酒瓶,咬着嘴唇为林奋勇等人倒酒。

  林奋勇见她神情恍惚,就无端的生出怒气:“妈的,你绷着个脸干什么?难道老子昨晚没干爽你?快给老子笑笑,否则今晚就让兄弟们轮流干你,反正老子快玩腻你的身体了,刚好拿来犒劳辛苦数月的兄弟们!”

  感受到那份野蛮和凶狠,袁欢忙挤出笑容。

  一名竹联帮众不怀好意的扫过袁欢,向林奋勇哈哈大笑开口:“林堂主,虽然唐门昨晚打的我们损失惨重,但那只是他们运气好钻了空子,如果他们真有实力,早就应该把他们的嫂子救出去了,而不是坐看其辱!”

  这番阿Q精神的话,让林奋勇等人高兴起来。

  林奋勇把袁欢猛地拖进怀里,当场撕开她的外衣上下其手,用霸道的力量压住女人的挣扎,还恶狠狠的骂道:“你再反抗,老子就扔掉你,玩你是给你面子!”

  随即向亲信狂笑:“玩女人,就要玩敌人的嫂子!”

  亲信们哈哈大笑起来,拍着手大泄昨晚之恨。

  林奋勇已经半疯狂起来,伸手把桌子的碗筷扫开些许,然后把袁欢按倒在上面,边解着裤带边狞笑:“兄弟们,昨晚被唐门打得太憋屈了,今晚就让大哥我从这女人身上讨点利息,你们就在旁边给我观看助威!”

  袁欢脸色惨白,死死抓住裤袜哭喊:“不要,不要啊!”

  林奋勇无视她的喊叫,正要压上去长驱直入时,他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这声刺耳的声音惊醒了所有人的醉意,就连兴奋当头的林奋勇也停止了动作,然后骂骂咧咧的拿过电话:“喂,你他.妈的是谁啊?”

  耳边传来重重的哼声,随即传出陈泰山的话:“林奋勇,你又喝醉了?”

  听到是自家主子的声音,林奋勇当场打了个激灵,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回应:“陈帮主,我没喝醉,兄弟们忙碌了整天,又是审问唐门子弟,又是打扫战场,我见大家辛苦,所以才聚起来吃顿火锅,喝,喝点小酒!”

  陈泰山语气依旧没有缓和,威严十足的呵斥:“还吃火锅?还喝酒?你们简直就是酒囊饭袋,你难道不知道楚天去了云南吗?你难道不知道昨晚袭击就是楚天指挥吗?你不知道楚天今晚还会再次袭击宝莲大厦吗?”

  连续四五个反问,把林奋勇训斥的耳红面赤!不过最后那句话还是让他震惊,林奋勇讶然出声道:“什么?楚天今晚还会袭击宝莲大厦?这怎么可能啊?云南唐门昨晚也损失惨重,如果再次长途奔袭岂不是自找灭亡,帮主,你的情报会不会有问题啊?”

  陈泰山不置可否的冷笑,随即重重的哼道:“楚天做事向来不按规矩出牌,根据可靠情报,他今晚肯定会袭击宝莲大厦,你们务必要外松内紧给他当地痛击,我现在命令你,召集人手埋伏在宝莲大厦,直至天亮!”

  林奋勇深深呼吸,然后恭敬回道:“属下明白!”

  挂断电话后,林奋勇就把命令传达下去,然后抓起袁欢的头发,诡异的笑道:“算你今晚走运,老子有其它要事做就先不玩你了,回去卧室好好呆着,当老子今晚把敌人歼灭了,再让你这双弹琴的手为老子奏乐!”

  袁欢早已经麻木,机械的点点头。

  楚天确实已经到了昆明,但并没有直奔宝莲大厦。

  今晚之战,楚天按照制定好的部署,让方俊派出千余唐门弟子重复昨晚的袭击方案,因为再次袭击熟悉的敌人据点,所以攻击的唐门子弟都显得轻车熟路,把刚刚安顿下来的竹联帮众杀得苦不堪言,纷纷电告总堂。

  宝莲大厦,灯火通明。

  林奋勇见到楚天战术相同,先骚扰各个分堂分散自己兵力,然后再直接带人杀向宝莲大厦,他的心里不由生出鄙夷:也不知道是楚天自大,还是他当竹联帮是蠢货,同样的战术连续使用,老子又岂会再上他的当?于是,他让抵挡不住的帮众撤离堂口,向附近大堂口靠拢。

  这样既可以减少人员伤亡,又可以弃小保大的稳住大堂口,同时还能有力的打击唐门子弟;这个方案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满意,还笑等着楚天有何方法破局。

  楚天没有破局,他在昆明夜市闲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