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看大书 > 重生之娇妻追夫记 > 第一百五十章队长到来
  “这丫头,这嘴皮子,怕是没得几个人说得过她。”进门的李大荣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“李队长,这是么子风把你吹来了?快请上座。”铷天来刚刚洗完手,两只手还滴着水,在自己的短裤两边擦了擦,赶紧将人引到院子的石桌子上。

  “大爷,您这话就不对了,我这当晚辈的,该上座的还是您老人家。”李大荣一脸正色,直接一屁股坐在老爷子站着的位置,伸出手,将他拉在上席坐下。

  “不不不,你坐上席,你是我们的父母官,辛苦了。”猝不及防被他拉在椅子上坐下,扭动着身子就要站起来,跟他换一个位置。

  铷天来可是从饥荒年代过来的人,对于这个为生产队带来利益的干部,可是非常尊敬的。

  原本生产队队长,大部分都是由各生产队德高望重的人来担任。一来是号召力强,二来是对农业生产相当了解。他们的模范带头作用和自我约束能力,都是比较强的。用一个比较通俗的话来说,就是这些人之所以干生产队队长的这个差事,在基于一种对乡亲们的情感之上是愿意通过自己的奉献,为整个生产队能带来最大的利益。打铁还得自身硬,在很多时候,往往就具体体现在生产队队长的这个角色上。

  “大爷,您再这样,那我就回去了。”李大荣用手指捻了捻自己的衣领,作势就要回去了。

  “李队长来就来了,赶紧坐着,爸,您也别说了,酒菜都上桌了,吃了再走也不急。”李大荣手里右手拎着一个坛子,左手拿了四个土碗,与桌上的碗有所不同,这个碗要小一点点,碗口更大一些这就是他家里专门喝酒用的碗。

  “就是就是,爸您啥话都别说了,我们吃饭,李队长,您今儿个来,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?”对于这个不请自来的队长,铷文学觉得无事不登三宝殿,他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。

  “我呀……我过来,准备……给我家臭小子提亲,把这个儿媳妇先定下来,免得被别人抢走了。”瞧着那亮晶晶的小眼睛,李大荣忍不住调侃道,话一说完,自己都忍不住笑了。

  “李队长真的是说笑了,我家这丫头太皮了,跟你家小鹏哪能比。”被吓得愣神的胡兰,在听到李队长爽朗的笑声后,瞅着自家幺女儿那呆萌的样子,也忍不住笑着说道。

  “那不一定哦!这丫头,可是个大福星,先不说了,让我尝口鸡汤先。”浓郁的眉毛,严肃的神情,显示他认真的心里。

  早在看到李队长进来的时候,铷初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愣在当场。

  这不就是说的:说曹操曹操到。

  幸好她没有说他屋里的坏话,不过,他刚刚说的提亲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

  还有,刚刚自己那拒绝的话,也不晓得他听到没有,也许也没有听到吧,要是听到的话,应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?

  铷初感觉自己三十岁的心智,也有点猜不透他到底在做什么。

  “傻愣着做什么,吃饭呀!”胡兰拉了拉幺女儿的袖子,这丫头真的被吓傻了不成?

  “哦哦哦,好烫。”被妈妈拉回现实,看到面前的碗端起就喝,华丽丽被烫到不行。

  “毛毛躁躁做么子,是不是被李伯伯给吓到了。”胡兰怒瞪一眼幺女儿。

  “嘿嘿,我才不是被吓到的,李伯伯是在跟我开玩笑,你以为我晓不到。”定了定神,坦坦荡荡地说道,顺便也对着李伯伯问了一句。

  “李伯伯,您说是不是?我知道你今天来事做么子。”看着李伯伯那春风得意的样子,再结合听到的风雨,铷初已经联想到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“李队长,甭理她一个小女娃子,人小鬼大,整天不晓得想些么子鬼名堂,我们喝酒。”铷天来拿起酒坛子,给李大荣斟满。

  眼神看都不看孙女,俨然就是不相信她的话。

  “大爷,您这话就说错了,她人小鬼大,懂的事情多的很,对我今天来的目的,没猜出十分,也有七分。”这丫头老神在在的样子,想来肯定是心知肚明猜出了个大概。

  “小丫头,你说说看,要是猜对了,今天这个亲我就不提了,要是猜错了,今天这个亲我是提定了。”其实李大荣更想反着说,只不过怕吓着这丫头,还有他也不是老古板,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也不想过多干预,尤其是自己受过这样的困扰,更不希望又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。

  “你本来就没打算提亲,好不好?”铷初听完话,看着李队长那奸笑的样子,忍不住嘀嘀咕咕。

  别以为她小,她就不知道提亲需要什么。

  这时候提亲,就算是不需要媒人父母本人过来,那也得一把面条,一条肥瘦相间大五花肉,并且肉和面条都要用红纸包上,他空手而来,肯定不是提亲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原本就在关注铷初的神情,李大荣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她话里的意思,直接笑出声来。

  “这女娃子,还真的是不晓得害臊。”站在铷初后面的胡兰,当然是听到了幺女儿的话,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“你们说嘛,我说这丫头聪明得很,要不是她不愿意,我还真的想替我屋里臭小子过来提亲了。”原本他就有这个想法,现在也更甚,只是不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套住她。

  这丫头,一看就知道非池中龙凤,长大后肯定有出息。

  “李伯伯,您也别笑了,我什么都不懂,只是有事说事而已。”被他们说得是真不好意思了。

  本来村里面的人,就在笑话她和小鹏哥哥,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,她才十岁,离结婚的年龄还差十年,十年有多少变动谁也不知道。

  “好一个有事说事,那你赶紧说一说,我今天来是做么子的?”丢给了铷初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,这丫头还真的是太嫩了,主动权在他手上,要是他真的想有所变动,或者是做点小动作,这丫头还真的是被他屋里套牢了。